“他是個巨大的影子,每個人都有的。所有的衝突對立,黑暗不失溫暖,暴力和柔軟,讓我們聽見自己。”我會這麼形容他的音樂。第一次聽見他的歌聲是〈How To Disappear〉這首,他那非常乾淨的聲音,高亢和易怒情感的唱腔和合成器,像是在跟你訴說什麼,音樂遊走在黑暗與光明之間,聽了既陰鬱又感動,有點自虐。一聽Thomas Azier的音樂就愛上他,除了聲音讓人不能自己,玩合成器與聲響、節拍到極致,說他是音樂表演者,他更是位藝術家。每次都讓人期待的他音樂及音樂影片,聲音和影像總是相輔,我想他跟導演有討論過呈現的方式。陸續發表的這些音樂,只會讓人非常期待這張專輯『Hylas』發行,一次完整收聽。Thomas Azier二次線上問答,幾乎認真的一一回答,終於回覆我們會不會來台灣,他回了"YES!!" 感動到不行,一定要兌現啊,如果他可以跟鬼才朋友Woodkid一起來表演就太完美了。

Thomas Azier 出生於荷蘭,19歲搬到柏林開始他的音樂創作之旅,全身受柏林藝術和文化洗禮。常奔走藏身於俱樂部和城市的techno,不滿意他所聽到的那些電子音樂,開始了他的創作。關於柏林,他只知道它很便宜,一直在找尋一個實驗場,他玩techno,也學到很多關於流行音樂。在柏林希望找到的是諷刺和挖苦的環境,那時19歲的他,音樂很天真浪漫,而他的音樂開始被這座城市的氛圍影響,發現城市黑暗的一面,導致他音樂「變態」的走向,體現了藝術品,專輯描繪由粗糙石頭轉化為純水晶的過程。歷時至5年,青春幼稚、爭鬥的成長,他也說「如果有人問我形容自己的音樂,我總是把它稱希望與絕望之間的一齣音樂劇。」

文章標籤

deadkid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