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千辛萬苦坐著馬車,一直換車夫,而且是年輕又愛錢的車夫,到了一小段路就要再給他錢,不然會被趕下車,那些該死的死小孩。最後我不在請車,直接徒步走向我的目的地─ 大賣場。


      走進去裡面人山人海,我開始尋找我要買的海仙味噌泡麵等,遇見了幾位朋友,聊幾句後,我和他們分開。又繼續逛,我還是很怕我出不去,直到──

      我看到一個人很面熟,她旁邊那一位好像是她姊姊,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跟著她們。


      她們要離開這裡了,走向一個好像安全門的門。隱約聽到她姊姊說:「進去後......往右...往右.......」,而我被人群給絆住,有點跟不上她們,我進去後跟上她,可是她姊姊走很快,一下子就消失了。


      這條像是密室通的樓梯間是往下走的,昏暗又窄小,只有微微的燈光,我
還是緊跟著她,她突然停下腳步,蹲在牆角不知道在猶豫什麼,我說:「好像要右轉...」,她沒應聲。


     我覺得不對勁,我決定往回走,我和她道別,她死灰的雙手緊抓著我的手,很緊很緊,就像驚悚片裡的鬼,我很害怕,她眼神裡透露出恐懼,我不敢直盯著她,我感到戰慄,脊髓發冷。於是我拋下了她。


     我往回走,打開剛剛的那道門──  是黑的,燈都關了。


沒有半個人─── 



  
      我才想起,今天是大賣場的關閉日,所以不會有人了!耳膜,正確來說
是腦中的聲音說, 「你應該往『地獄路』離開的。」


「你應該往『地獄路』離開的。」

「你應該往『地獄路』離開的。」

「妳應該往『地獄路』離開的。」


就是剛剛那個...往下走,就是通往地獄


想起可以大賣場正門離開,也可以從『地獄路』,但很多人往『地獄路』走。

為什麼?往『地獄路』的那些人都沒事嗎?那是通往地獄嗎......




  
       忽然像幻覺一樣,燈光亮起,大買場又跟剛剛一樣人很多,

       突然出現美國某搖滾樂團,畫面又被穿插,

   
       看見一男一女躺在床上,男人在女人耳邊輕輕的說,我要妳的胸部、手臂、陰道。女人則是幸福的笑著,完全不覺得這句話令人恐懼。
    
 
畫面又穿插─── 畫面變成黑白

 
      剛剛那女人的胸部已經被割下,少了一隻手臂,那隻被割下的手臂擲在地上"磅磅"地響著,似乎變冰冷了...生殖器官也不見了。女人並沒有死,她還好好的站著,她周圍有很多人對她大笑。














這就是我昨天那該死的夢

人生第一次被嚇醒


--------------------------------------------------------------------------------------

2015-12-06

從那天開始我每天都作夢,有好多好多惡夢和許多奇怪的夢。如今我已經很習慣了。但有些夢太真實,有些讓我分不清現實與夢境。我現在的感知,我可以做清明夢。是否2008年那天開啟的是地獄之門般的惡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 don't care about sunny days

deadkid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