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monsieur


歌單已從今年一月到現在沒發文...



my eyes are arms and im taking everything i see ──Yuri

01.jpg
Hal Chase, Jack Kerouac, Allen Ginsberg and William Burroughs, Morningside Heights, next to Columbia College, New York City, Winter 1944-45
你得先知道的是“垮掉一代”和Bob Dylan是一樣的年代,“垮掉一代”活躍於60年代,造就了「嬉皮」更影響了Bob Dylan、The Beatles、Kurt Cobain等年輕的音樂表演者們。Bob Dylan和Allen Ginsberg是親密的朋友,所以我把《搖滾啟示錄I'm Not There》中的台詞放在這裡。Bob Dylan是一位偉大的音樂家,更是一位傑出的詩人、語言大師,多次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提名,是唯一一位獲諾貝爾文學獎提名的音樂家!他出版過自己得自傳,大家再次見識到他的文學才能。而多數的“垮掉一代”喜歡19世紀法國著名的天才同性戀詩人韓波 (Arthur Rimbaud)。

 

 

02.jpg  

Bob Dylan,Allen Ginsberg

 

03.png  

Bob Dylan,Allen Ginsberg

 

14.jpg    

Bob Dylan,Allen Ginsberg

 

04.jpg  

Bob Dylan,Allen Ginsberg 

 

05.jpg

Jack Kerouac,Lucien Carr

 

Lucien Carr

Lucien Carr

 

William S. Burroughs, Lucien Carr, and Allen Ginsberg, 1953

William S. Burroughs, Lucien Carr, and Allen Ginsberg, 1953

 

 

08.jpg  

Howl,Allen Ginsberg

 

詩,大體來說是...有韻律地表達感情
而感情是一種發自內心的衝動
就像性衝動 基本上是這樣
這種感情發源於胃部的深處
然後從胸中升起
抒發於嘴巴和耳朵
然後成為低語或呻吟或嘆息
所以如果你舉目四顧想找到合適的詞
來描述這種讓你嘆息的莫名感情
這種言語上的嘆息
這就是在表達你的感情
──Allen Ginsberg《嚎叫Howl》

和《終極追殺令Léon/The Professional》女主角胃痛,後來她找到了原因,因為她戀愛了。

 

摩洛神

摩洛神

Holy!Holy!Holy!Holy!Holy!
Holy!Holy!Holy!Holy!Holy!
Holy!Holy!Holy!Holy!Holy!
神聖的世界
神聖的靈魂
神聖的肌膚
神聖的鼻翼
神聖的舌頭 性器 手掌 後庭
神聖的一切
神聖的大家
神聖的無所不在
每一天都是永恆
每個人都是天使
每個乞丐都是折翼的天使
即使瘋子也如你一般聖浩 我神聖的靈魂
神聖的打字機
神聖的詩歌
神聖的聲線
神聖的聽眾
神聖地狂喜

神聖的彼德
神聖的艾倫
神聖的所羅門
神聖的呂西安
神聖的凱魯亞克
神聖的胡克
神聖的寶來神聖的卡沙迪(以上均為垮掉一代中的代表人物)
神聖的無名的搞基的人們
神聖的乞丐
神聖的面目猙獰的人類天使啊
我那神聖的在瘋人院的母親啊
神聖的坎薩斯州老爺爺們的性器
神聖的低吟著的薩克斯啊
那從妓女中得到的
神聖的啟示啊
神聖的爵士樂隊 大麻 還有嬉皮
和平 垃圾 還有鼓點
神聖的時間的永恆啊
神聖的永恆的時間啊
神聖的空間裡的時鐘啊
神聖的第四維空間

神聖的第五國際啊(極左份子想建構的和諧社會)
神聖的天使和摩洛神啊
神聖的大海
神聖的沙漠
神聖的鐵軌神聖的機車
神聖的景象
神聖的幻覺
神聖的奇蹟
神聖的眼瞳
神聖的無底後庭
神聖的寬恕憐憫慈善忠誠
神聖的
我們的
身體的
苦難
氣度
神聖的我們靈魂中那超乎自然 異常智慧的仁慈
──Allen Ginsberg《嚎叫Howl》

 

 

Allen:
I saw the best minds of my generation destroyed by madness,
starving hysterical naked,
dragging themselves through the negro streets at dawn looking for an angry fix,
angel-headed hipsters
burning for the ancient heavenly connection to the starry dynamo in the machinery of night,
who poverty and tatters and hollow-eyed and high
sat up smoking in the supernatural darkness of cold-water flats
floating across the tops of cities contemplating jazz,
who passed through universities with radiant cool eyes
hallucinating Arkansas and Blake-light tragedy among the scholars of war,
who were expelled from the academies for crazy & publishing obscene odes on the windows of the skull,
who cowered in unshaven rooms in underwear,
burning their money in wastebaskets and listening to the Terror through the wall,
who got busted in their pubic beards returning through Laredo with a belt of marijuana for New York,
who ate fire in paint hotels or
drank turpentine in Paradise Alley,
death
or purgatoried their torsos
night after night with dreams,
with drugs, with waking nightmares,
alcohol and cock and endless balls…

艾倫:
我看見這世代的精英們被狂想催毀

渴望歇斯底里的卸下武裝
在黎明時分頹廢的經過黑人街道找尋一劑憤怒的毒
蓄著天使髮型的嬉皮士追尋傳說的
天人合一融在那片閃爍的
機械式放電星空

他們貧窮又破爛又雙眼發黑又抽麻

坐在超自然的幽冥裡
那沒有暖氣的公寓
飄飄然的在城市上方
冥想著爵士
他們帶著閃爍又冷酷的眼神
經過大學,幻聽著阿肯色和
閃著布萊克啟示的悲劇
在戰爭學者言談之中
他們被學術界逐出因為精神異常
又在骷髏的窗上刊出了猥褻的詩

他們蜷曲在未經打理的房間
穿著內衣褲
把錢燒在廢紙簍裡

並透著牆聽著恐懼
他們被逮到留著剛長出來的鬍子
經過拉雷多
把大麻藏在皮帶下朝著紐約前進
他們在上了漆的飯店裡吃火
或在天堂路喝松脂油
死亡
抑或是夜夜苦毒自己的軀體
用夢想,
用毒品,用清醒的夢魘
酒精和陽具與數不盡的交歡…

(詩人崔香蘭翻譯)


Allen Ginsberg在1959年朗讀"Howl"原音
reads "Howl," (Big Table Chicago Reading, 1959)

 

 

 

09.png
小心點,你不是在夢遊仙境。
我已聽說在你靈魂深處外滋生的瘋狂行為。
但你的愚昧卻是你的幸運,在你獨立之日,你就是受罪的那一個。
找到愛在哪裡吧。
給予,分享和捨得。
唯恐我們還未開放便已死去。
──Allen Ginsberg from 電影《愛殺達令Kill Your Darlings》

 


人生就是一個圓,而我們就在生與死之間不斷循環,一個無盡的圓,直到有人打破了他,然後整個世界就變得更廣了。──書籍,葉慈Yeats《靈視 A Vision》

 

有些東西,你一旦愛上他們,就揮之不去了而如果你試圖放手,也只會像一個圓一樣又回到你的身邊。他們已經成為你的一部分,否則他們會毀了你。── Lucien Carr from 電影《愛殺達令Kill Your Darlings》

 

《愛殺達令Kill Your Darlings》讓“垮掉一代”關係人物更加完整了;《嚎叫Howl》的Allen Ginsberg、《在路上On The Road》的Jack Kerouac和 《裸體午餐Naked Lunch》的William Burroughs,最後還有Lucien Carr。少數把傳記電影拍的引人入勝,不簡單。這是垮掉的一代的啟蒙時期,奠定他們之後的情誼和垮帶的創作。想了解應從這部電影著手。

整部讓我不經想起《全蝕狂愛Total Eclipse》的阿瑟韓波Arthur Rimbaud(李奧納多 飾演),Lucien Carr 完全讓我和Arthur Rimbaud重疊,兩人都很瘋狂!在《Kill Your Darlings》中他也幾次玩笑說自己是Arthur Rimbaud,Arthur Rimbaud和Paul Verlaine 的愛是那麼的糾結。我仍要向“垮掉一代”詩人、作家們致敬,他們追求心靈的自由,他們是美麗的。

Dane DeHaan弟弟戲路越來越多,他的演技我是肯定的,我也把他跟李奧納多重疊了...

 

《Kill Your Darlings》Soundtrack 電影原聲帶

 

裡面最扣人心玄的配樂是這首,一聽就發現是我最愛的Bloc Party,還是M83 混音。
Bloc Party - Pioneers (M83 Remix)

 

Allen Ginsberg一邊閱讀William Blake 的〈啊!向日葵Ah! Sunflower〉,一邊自慰,一遍又一遍,他想用這種方式破解Blake詩句的隱藏意義。在無預警下,他經歷了一場炫目的顯現。Ginsberg日後對朋友說道,他聽見William Blake的永恆之聲直接對他說話,誦讀著詩句,並且解開所有隱藏的祕密。他可以更清楚地察覺到自身的意識,而且感覺比自己以往都更接近主宰宇宙的精神。....──書籍《打字機是聖潔的:最完整的垮世代傳記The Typewriter Is Holy: The Complete, Uncensored History of the Beat Generation》


“覺醒”、現實與虛無——布萊克《啊,向日葵》之象征性闡釋

與威廉·布萊克神秘莫測的名詩《病玫瑰》相似,《啊,向日葵》同樣充溢著玄妙蕪雜的詩性特質,從詩歌意象的象征性、關聯性以及格式塔式的整合性來透視此詩,可以推衍出其承載的深邃的哲學內涵:表層上展現出向日葵“覺醒”後對彼岸之美的玄想渴念以及少年處女對彼岸之丑的現實暴露,深層上顯示出詩人在自醒的高度上對世界行將浮現的虛無主義價值取向做出了先知般的偉大預言。(作者:劉俊池 出處:《新鄉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 2013第2期 )

Ah, Sunflower
Ah, sunflower, weary of time,
Who countest the steps of the sun;
Seeking after that sweet golden clime
Where the traveller's journey is done;
啊,向日葵
啊,向日葵!對時間厭倦
數著太陽的步幅;
它尋找甜蜜而金色的天邊
作為旅行者旅程的終點;

Where the Youth pined away with desire,
And the pale virgin shrouded in snow,
Arise from their graves,
and aspireWhere my Sunflower wishes to go!
那裡少年因欲望而憔悴,
蒼白的少女被白雪覆蓋,
他們從墳中升起嚮往著我的向日葵要去的國度!
──William Blake〈Ah! Sunflower〉


Victor Vertunni 演唱自己版本的〈Ah! Sunflower〉 Live at the Troubador


 

 


William Blake 說:「如果眾妙之門豁然,萬物還得本性即是:無窮無限。
If the doors of perception were cleaned everything would appear to man as it is:infinite.」
在凍結瞬間,人人可見叉子的盡頭,實為赤裸的肉。
感官之門滌清了,儘管永恆如叉子盡頭的真相一般醜陋。這就是《裸體午餐》。

 

10.jpg
電影《Naked Lunch》

像卡夫卡的效果你就像一隻蟲子
非常有文學藥性。

 

11.jpg
電影《Naked Lunch》

還有那種用屁股和你說話的人
他的肚子動個不停,從屁股裡放出話來
永遠聽不到說什麼
口水流個不停,黏在一起
好像聽到什麼聲音
這種類型的人有一個市集那麼多
他喜歡腹語
但慢慢的,只有屁股在說話
屁股飛走了,又回到嘴裡
然後他拖出鉤子一樣的東西來吃
他是一個美食家,但屁股在啃吃他的褲子
他要有平等的權力
他喝酒,喊叫著說沒人愛他
然後就和另一張嘴接吻
最後,他整天整夜的說話
人們聽見那個怪人吼叫著,要他閉嘴
打他的臉,穿過蠟燭...
但這沒用,他的屁股對他說
要閉嘴的是你,而不是我
因為我們不需要你了
我能說能吃能拉
然後怪人就醒來了,身邊躺著一堆凍肉
就像蝌蚪的肉在嘴唇上

他想拿掉,但又黏在手指上了
就像汽油一樣,而且迅速的擴散
最後他的嘴被一點點的堵塞了
如果不是看到一雙眼睛頭
是越來越小
他唯一沒少只是屁眼
一雙眼睛在看
神經聯繫被終止了
損壞了大腦也不再能夠發布命令了
他的頭被堵死了
永遠的被堵住了
後來人們看到他的眼睛認出了他
沒有了痛苦,無聲的大腦
大腦毫無疑問是死了,因為眼睛已經閉上了
不過是一隻死螃蟹在一堆海藻邊
──William Burroughs《裸體午餐Naked Lunch》




「最終極、最完整細胞代表是癌。民主體制被癌細胞攻擊,官僚就是它的癌症。只要是國家,必有官僚體系根,然後像肅毒局一樣惡性循環,不斷生長、生長,總是複製跟自己同一路的東西,不加控制或切除,它會讓宿主喘不過氣死亡,官僚體系無法脫離宿主而生存,百分之百的寄生蟲。(合作性質的團體則完全不同,它們是獨立單位,他們的存在不需要國家。這才是該走的路。培養配合住民需求的獨立單位,而住民得以參與其中的運作。官僚體系的運作則完全相反,它以創造需求來證明自己存在有理。)官僚體系就跟癌症一樣,是一種錯誤,人類的演化本來有無限的發展可能性、分殊化,並且自發獨立,官僚系統卻背道而行,成為類似病毒的完全寄生體。
有人認為病毒其實是複雜生命型態的退化,一度,它可能可以獨立生存,現在卻墮落到生死一線之隔。唯有在宿主身上,透過別人的生命,它才能展現自己的生機。這是對生命本身的背棄,墮落為無機化、無彈性、機械式的生存,這是死物質。
國家組織如果瓦解,官僚體系便隨之不存。他們就像跑錯地方的鞗蟲,或者不小心殺死宿主的病毒,無助且無法適應獨立生存。」
──William S. Burroughs《裸體午餐Naked Lunch》,〈凡夫俗女〉p177-178



 

 

12.jpg
電影《Total Eclipse》

 

13.jpg

唯一無法忍受即事事皆可忍受──《全蝕狂愛Total Eclipse》

 


我找到了

永恆就是太陽與海相交輝映──《全蝕狂愛Total Eclipse》

 


我找到了

什麼?

永恆那是太陽與海交相輝映
我永恆的靈魂注視著你的心縱然黑夜孤寂白晝如焚——韓波《地獄一季‧永恆》

 

*〈永別〉是韓波收錄在《在地獄裡的一季》這本詩集中最後的一首短詩,他在詩中清楚宣示了自己向文學告別的決心:「已經是秋天了!若我們以許下承諾迎向神聖,忘卻一年四季死亡皆可能降臨的威脅,我又何必眷戀那看似永晝不滅的夏日陽光?」

「已經是秋天了!」這是一位成熟詩人韓波年僅十九,卻已認清信仰基督其實虛無,固守原則根本無謂。他要揮別他的詩集為他帶來的成就,拋去心中曾經懷有的遠大抱負,遠離一切,不再逗留文壇。在他眼前,另一條康莊大道已然開展:「我已試圖創造新的花朵、新的星辰、新的肉體、新的語言。我相信自己已經擁有超自然力量。該是埋葬想像力、抹去所有記憶的時候了!而你們中有一天會明白,這是一位地獄詩人最光榮的藝術成就。」


*韓波曾與十九世紀法國文壇像徵派詩人保羅‧魏爾倫(Paul Verlaine,1844~1896)有過一段轟轟烈烈的同性情誼,但日後韓波因故與魏爾倫感情破裂後便閉門寫作,於1873年完成並出版《在地獄裡的一季》(Una temporada en el infierno)這本散文詩集。從此,韓波比喻自己是一位「已被打入地獄的詩人」,不再寫詩,亦不談論文學,以流浪冒險終其一生。

 

 

另外

I'm Not There

電影《I'm Not There》

過躲藏隱居的生活,只有七條簡單的規矩
第一 不要相信穿雨衣的條子
第二 小心那些過分熱情的人和給你太多愛的人
兩者都是暫時,轉瞬即逝的
第三 當有人問你是否關心世界的問題時?
直直盯著那發問的人,看到他心裡去,他就不會再問以了
第四和第五 永遠不要給出你的真名,還有如果有人讓你看看自已,絕對不要看
第六 永遠不要說或者做那些站在你面前的人無法理解的事情
還有第七條 永遠不要創造任何東西
它們會被誤讀的,而誤解在隨後的日子裡跟隨你,綑綁你,永遠不能改變
──《搖滾啟示錄I'm Not There》

這部電影真得很有趣,穿插的角色都是Bob Dylan也不是,而這段話的角色正是詩人韓波。要看《搖滾啟示錄I'm Not There》必須先對Bob Dylan有一定的了解和嬉皮的背景,還有韓波,這正牽涉到「寫作」和「文學」。

 

 


「沒有人知道我們是否能摧化出更多的變化,或創造出新的事物,或許我們只是海浪頂端的泡沫。我想我們三者皆是。」──Allen Ginsberg,當時他說還無法為垮掉一代定論時,卻是這樣沒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adkid5 的頭像
deadkid5

I don't care about sunny days

deadkid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na
  • 天啊這篇文章太棒了!!!
    去年我有幸(也有耐心)拜讀了傑克凱魯西克的On The Road
    本來在一切回憶都不太清晰的時候
    又看到了你的文章
    真是太感人了
    這就是文學為什麼這麼動人啊!!!!!!!!
  • 哈哈我只是做個整理,覺得很吸引人,喜歡語錄
    他們真的影響後來整個社會和文化
    太嚮往他們追求心靈自由而所寫的文學作品

    deadkid5 於 2014/07/07 00:05 回覆

  • 隱形委員會
  • 請問~

    那篇摩洛神

    有Holy!Holy!Holy!Holy!Holy!的那篇原作者是Allen Ginsberg嗎?出處是?篇名就叫摩洛神嗎?

    感謝整理耶~能分享太好了~
  • 對,Allen Ginsberg 詩集《嚎叫》,摩洛神在同名〈嚎叫〉裡的附錄篇。

    deadkid5 於 2018/05/09 14:39 回覆

  • 隱形委員會
  • 感恩~有好東西也祈盼能一起交流分享~
    我用豆瓣做資料分類~你有用嗎?
  • 沒有,目前沒有打算哈哈。要花很多心思,覺得自己用太多網站了(但是沒有認真做資料分類),目前就這裡。

    deadkid5 於 2018/05/11 19:10 回覆